吉祥太平的千年鼓乐

吉祥太平的千年鼓乐

(杨午 关威

鼓是一种古老的传统乐器,古时多用于祭祀、驱兽、打仗、喜庆等场合。鼓点铿锵、明快,鼓声振奋、雄壮,能给人一种亢奋和激情。如今,在平乡县一带流传着一种黄巾太平鼓,据传源自东汉末年,它穿越千年风雨沧桑,深深根植于一方乡土,已成为我国古典音乐的有声文物。现如今,太平鼓乐更是传递祝福和庆贺的音符,是一种精神需求,更是人们表达情感的一种手段和载体。

古老的故事

据传,黄巾太平鼓由东汉末年领导黄巾起义的钜鹿郡(今平乡)人张角所创。一套完整的黄巾太平鼓分四段:打四锤、八不凑、乱劈柴、太平鼓。前三节段表示对当时社会的腐败和统治者的不满,希望有个天下大同的盛世,所以有了最后一段的太平鼓。

   当时,张角同马元义(平乡县马马鲁村人)等八大弟子编制黄巾太平鼓乐,演奏出一种祥和的气象,让人感受到如同进入太平社会的美好景象,因而民众纷纷响应。义军发展迅速,当时在平乡一带活动频繁,迅速遍及周边各地数省。其弟子以冀州为中心,逐渐扩展到青、徐、幽、荆、扬、兖、豫七州,达到了几十万人。当时编制太平鼓乐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为了聚拢信徒,向他们宣传太平道思想;二是借此表达贫苦人民渴望天下大同、社会太平的美好愿望。

   黄巾太平鼓在平乡流传千年,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特别是以马马鲁村为中心,曾经辐射传播到周边地区。黄巾太平鼓的传承形式主要是师徒相承、师傅向徒弟传授演奏技艺的方式是口耳相传,也叫“口口递”。现已75岁的马朝军是黄巾太平鼓传承人,也是如今黄巾太平鼓的主要演奏者和鼓谱搜集整理者。

   “在我小时候农村过年没有其他娱乐活动,大年三十晚上村里人就开始敲鼓,家家户户围聚在鼓旁,轮着敲、比着敲、接力敲,别提那场面有多么热闹了!大年初一,凌晨三四点也都是用鼓声叫大家起早开始走街拜年。”马朝军回忆,这鼓声在他耳边回荡了60多年。

   “我12岁的时候开始接触到黄巾太平鼓,”马朝军回忆说,“那时村里老人敲鼓时我就在旁边看着,别人不敲时就拿起鼓锤去偷偷敲几下,老人们看我喜欢就鼓励我学打鼓。”

   “当时,老一辈人敲鼓那可是有讲究的,怎么站位、怎么拿鼓锤、怎么落锤……一通鼓点时而急如万马奔腾,时而轻若雨打芭蕉,时而重如山崩海啸,时而缓似夜扣窗棂。”那种场面,让人看着心里喜欢,敲鼓老人的那种精气神儿,那种声音魅力,深深感染了马朝军。

   马朝军出于对黄巾太平鼓的喜爱开始学打鼓。最初,马朝军主要学的是第四节。太平鼓节段比较多,后来马朝军第四节熟练了,就陆续学习了前三节。村里那班打鼓的老人都教过他。一个动作一个动作、一个鼓点一个鼓点地教,不管谁教都是一样的严格认真,常常是一个鼓点要学上半个月二十天的。

   马朝军说:“主要教我的是村里公认的打鼓好手马老魁(已故),他是手把手地教。他经常对着别人夸赞我:这个小孩儿手儿挺好(方言,意思是敲得好),学得也挺快。一有空时他就喊上我去他家敲,常常是一敲就是半天。”说起当时学艺情景,马朝军满脸洋溢着幸福。

   黄巾太平鼓也曾一度遭遇尴尬处境,在上世纪50年代的特定社会环境下,人们慢慢冷落了黄巾太平鼓。“当时想了都得偷偷敲。敲的人少了不说,学的人更少了。”马朝军说。

   但在此之前,在那个文化娱乐活动相对匮乏的年代,黄巾太平鼓已经渗透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为当地人们不可缺失的精神食粮。

   美好的回忆

   上世纪80年代初期,久违的鼓声再次响起,且更加激昂,更加痛快。年已50岁的马朝军去巨鹿参加杏花节时闻有敲鼓声,勾起了沉睡已久的回忆,萌发再次传承黄巾太平鼓的想法。

   马朝军打算在村里组建一支鼓队,恢复黄巾太平鼓娱乐传统。不禁想起自己刚学黄巾太平鼓那会儿的艰辛——又得记鼓点,手又得去敲,再靠“口口递”的形式教授势必事半功倍,于是,他想,如果整理出鼓谱,必然要易学得多。他到巨鹿、广宗等地多次找人沟通,探讨鼓谱,并根据自己的回忆编写了太平鼓节段的鼓谱。其实太平道乐鼓与黄巾太平鼓有相通之处,区别不太大:比如第一段打四锤中,黄巾太平鼓的鼓点是“咚哒咚哒噔蹦跶”,而太平道乐的鼓点则是“咚哒咚哒咚咚哒”。二者都是张角所创,有异曲同工之妙。在鼓谱整理中,太平道乐鼓为马朝军提供了不少借鉴。

   乡亲们听说村里要恢复鼓队,都非常支持。可鼓声毕竟中断那么多年,会敲的老人纷纷谢世,仅凭十几个空有满腔热情的年轻人再怎么使劲,敲出来的声音都是嘈杂一片,村里人笑话说不是那么回事儿。马朝军信心一点没被动摇,他担心夜间练鼓影响村邻休息,都是晚饭后召集队员到村外的庙里去教、去练,经常是一个鼓点一练就到凌晨一两点钟。怎样尽快教会呢?马朝军有时候夜里练鼓回到家躺在床上拍胸脯去琢磨鼓谱。就这样一直连续了一个多月才基本教会鼓法。“那个时候教年轻人,都是我敲一段他们敲一段,我自己还有一点小秘诀,就是先让他们学习鼓乐歌,学会歌了我不在跟前他们也能敲。不会歌就更不好学鼓了。”马朝军说:“那时的人们想学、愿意学,不到一年时间,就培养了十几个好手。我们这支鼓队,一到农闲时间或逢年过节就拉出来队伍表演。”

   2012年前后,黄巾太平鼓在平乡县产生轰动效应,周边的丁周天村、张田庄村、西田村、洼里村都有人来学鼓。“在黄巾太平鼓的传承中,还有一位老伙计功不可没。”马朝军向我们郑重推荐其今年69岁的平乡县委宣传部退休的老干部丁爱印。丁爱印正是向马朝军学习黄巾太平鼓的代表,也是丁周天村黄巾太平鼓鼓队的组织者。丁爱印主要是通过把马朝军敲鼓的全过程用录像的形式记录下来,回到家里反复看,反复研究。有一定音乐功底的他,着手完善了一套鼓谱,供村里的爱好者传阅、练习。现在由14人组建的丁周天鼓队有个规定,就是每月至少两天集中活动,大家集合在一起敲鼓练习。

   正是由于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如今丁周天的黄巾太平鼓一直活跃在平乡县的大小节日活动中。

   现在村里红白喜事、周边村庙会节日、县里的乡艺演出都会邀请他们去表演。有时的县城商场门市开业、搞活动也会把他们请过去,敲鼓助兴。

   当时,平乡马马鲁黄巾太平鼓队还被邀请到巨鹿杏节表演过,周边各村庙会也都去表演过。

   “有一次,在去北流渠村表演时,表演完了,群众仍然围着不肯走,一直要求再敲几段,听不够不让散场。他们都说这个鼓点不容易,四个人同时打一个大鼓,一个鼓点十几分钟,这么长时间都能打到一块,敲这么好,肯定不容易。”马朝军自豪地说:“也有人说长这么大,去过不少地方,还头一次听见这个鼓点。这个鼓点比较有特色,可以代表平乡的声音。”

   黄巾太平鼓越敲越带劲儿,越敲越上劲儿,真让人着迷呀!提起往事来,马朝军说那

  艰辛的传承

   “想看黄巾太平鼓,去找平乡马马鲁”。曾经风靡一时的黄巾太平鼓,不仅震撼而且极具观感。但由于社会变迁和传承方式等因素影响,黄巾太平鼓一如其它非遗文化的命运几近失传。现如今,只有马马鲁村和丁周天村活跃着两支黄巾太平鼓乐队,人数也不多了。

   马朝军回忆,那时他和同村的马朝志、马朝东一起学黄巾太平鼓时都是白天干农活晚上就到鼓队一块去学。“当时我们村鼓队在周边影响很大。巨鹿的马义轻、崔华金都是打鼓高手,他们经常来我们村找我们一起敲鼓,现在都老了。马义轻已经去世了,崔华金现在也走动不方便,我们也都好久都没聚齐过。”马朝军伤感地说:“如今,敲鼓的人都组不了一个完整的鼓队了。因为缺少对太平鼓的了解,观看的群众也少了。”

   “我们村老一辈的马孟坤、李长群还在敲,豆林朝、马新改近年来因身体原因已经没法再敲。而当初村里学鼓的年轻人,像马彦晓、马敬乐、马计东,他们这些年轻人都敲得不错,可现在都忙有自己的事业,慢慢也就丢荒,生疏了。”说到这马朝军流露出惋惜之意。

   现年58岁的马孟坤是鼓乐队的成员,也是非常爱好敲鼓,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跟着马朝军学习黄巾太平鼓,还跟着马朝军一块去巨鹿、广宗交流学习,协助整理鼓谱。

   “白天干一天活儿,晚上回来敲会儿鼓就不觉得累了,感觉心情也舒畅了。去巨鹿等地表演,一介绍说是平乡的黄巾太平鼓,很受欢迎。”说着说着,马孟坤不禁流露出激动、自豪之情。但谈起现如今黄巾太平鼓的发展,马孟坤担忧地说:“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现在年轻人都去打工挣钱,时间都不多,顾不上学习了,但还是不愿意把鼓从自己手里丢了。”

   马孟坤8岁的小孙子从3岁时开始学习黄巾太平鼓,但是由于没有小伙伴跟着一块学,有时也学不下去。提起孙子,马孟坤也是倍感欣慰:“成年人如果学一个鼓点一般得学一个多月。不过,我这小孙子可能受我的熏陶,黄巾太平鼓精华的部分,他基本已经能敲了,现在家里就放着一面鼓,有时候看着电视里有敲鼓的,引发得灵感来了,他就跑过去敲一阵子。”

   在采访中,马孟坤一直嘱咐笔者:“有需要我们提供的材料,我们一定配合,其实我们都是一个目的,就是想把黄巾太平鼓传承下去,不要失传了。”

   “眼下,会敲黄巾太平鼓的人随着年龄增长、身体等方面因素的制约,敲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以前还有其他村的人来学。但是由于离我们村太远,再加上现在年轻人都忙,不能经常敲,也学不太好。照这样子下去,黄巾太平鼓恐怕真就会失传的……”马朝军说。

   2014年,马朝军的儿子马晓波以原野为笔名在《燕赵都市报》发表题为《黄巾太平鼓》的文章,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帮助父亲传播、发展黄巾太平鼓。

   丁爱印曾经做过教师,他找了两个以前的学生来学习黄巾太平鼓,就是想着至少有年轻人去学,不让断了档。

   他还经常劝身边的年轻人,有时间就来学黄巾太平鼓,使其可以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谈到如今黄巾太平鼓的发展,丁爱印说:“近年来,县文广局给很多村里都发了鼓、镲等乐器,我愿意把我所整理的鼓谱奉献出来,让所有的爱好者都来学习黄巾太平鼓,广泛地在全县宣传普及,使黄巾太平鼓再次发扬光大。等练习的人多了,就可以摆十几面大鼓同时开敲,那场面绝对震撼!以后我们县要是有什么童车博览会、文化节等活动时,我们黄巾太平鼓也会跟梅花拳一样表演给外来客人,让他们好好地领略和感受一下平乡悠久的历史文化。”

   为抢救和保护黄巾太平鼓,使之得以延续传承,经过平乡县有关人士近几年的搜集整理,最终完整了黄巾太平鼓节段的乐谱。如今已75岁的马朝军,每年都会利用春节前后农闲时节办班培训,义务传授黄巾太平鼓乐的技艺。除了老一辈传承人外,也在培训新人。

   可喜的是,近年来,平乡县明确提出将黄巾太平鼓列为平乡县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并作为平乡县特色文化建设的重点,逐年加大财政经费的投入,全力保护、弘扬发展。2013年黄巾太平鼓还被列入邢台市第四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精神财富都希望可以结合现如今的生活背景更好地传承发展下去,发展过程中希望可以有人去关注。虽然我都70多岁了,但只要还能动,就会为黄巾太平鼓的传承做最大的努力。我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能将黄巾太平鼓传到全省乃至全国,能够共同擂出这代表吉祥太平的千年鼓乐。”马朝军说。

【非遗小词典】黄巾太平鼓

   黄巾太平鼓的表演者一般都是头扎黄巾,身着黄衫,手持双锤,围在大鼓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奋力同敲。黄巾太平鼓按天、地、人三才编制,每组一面大鼓,四人同敲,代表“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八面小鼓代表四面八方,天下大同,高音镲四到五人,低音镲三到四人,指挥一人。

   一套完整的黄巾太平鼓分四段:打四锤、八不凑、乱劈柴、太平鼓。前三节段表示对当时社会的腐败和统治者的不满,希望有个天下大同的盛世,所以有了最后一节段的太平鼓,前三段与最后一段的节奏完全不同。但现在前三段一般都不敲了,一套完整的黄巾太平鼓需要二十分钟左右的演奏时间。

   黄巾太平鼓在演奏效果上更具特色,首先节奏鲜明集中,音色飘洒。其次速度较快,急促,其音色开展迟缓,宜断宜连,这种错杂击鼓似大海翻漪着浪花,其水深不可测,其声拍浪玉碎,其气回味无穷,其大一望无际,遇喜则乐,遇悲则哀,在一些大的活动中,鼓乐表现了它的博大,狂茫的境界使人感到闻噪声而心不噪,感乱声而意不乱。第三,黄巾太平鼓有着丰富的表达能力,急如闪电雷鸣,柔似平湖秋水,狂似惊涛拍岸,清似珠落玉盘,既可表现波澜壮阔的场景,又可营造肃穆宁静的意境。

   黄巾太平鼓虽源于张角的道教文化,但它深深植根于民间,具有大众化、通俗化、多样化的民乐特征。它还具有宏大的历史背景和原生的价值,它的产生源远流长,为我国古典音乐的有声文物,现在演奏黄巾太平鼓已演变成一种民间娱乐形式和民俗活动,因此有较强的生命力,且有提高人们的艺术修养,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的社会价值。(邢台日报2018年5月12日第二版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