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拳传奇故事集17 王孟保

梅花拳传奇故事集17 王孟保

 

杨村有个“三师堂”

平乡县有个王杨村,王杨村有个“三师堂”。这“三师堂”现在知道的人很少,在清朝末年却是名噪一时,远近皆知。据说不管是走到河南、河北、山东、山西各个地方,只要将写有“三师堂”的褡裢往那儿一挂,立马就会有人上前拜见师傅,这足可以说明“三师堂”的威名之大、之远。

“三师堂”为何叫“三师堂”,“三师堂”的堂主都是谁,请听我慢慢说来。

李进有堪舆“三师堂”

梅花拳第九代宗师李进有一生做了很多可圈可点、可歌可泣的事儿,这些都成了美好的故事、美丽的传说。还有一件需要记、需要说的那就是他收了一位高徒名叫王闻道,并且他还帮该徒选择了一块风水绝佳的坟地。

王闻道,字行远,出生于平乡县王杨村。该人自幼性格忠厚,臂力过人,后爱上了梅花拳,遂拜李进有为师,开始专习梅花拳,并文武俱佳。出道后即在门前挂了块“三师堂”的牌子,他没讲过为什么要挂这牌子,人们也不知道为啥要挂“三师堂”的牌子。但“三师堂”却流传了下来,且在平乡梅花拳文场里还有这样几件事为人们传颂。

某年大旱,一冬无雪,一春无雨,王闻道与乡亲们在地里干农活时几个人在一起开玩笑,那人说:“闻道你能掐会算,自己地里什么时候能下雨呀?”王闻道掐指一算道:“三天之内必有大雨。”那人问:“几指雨?”王闻道说:“三天之内必然有雨,但几指雨我算不准!”那乡邻说:“又在吹,吹的天都阴了!”王闻道说:“一时三刻就下雨。”那乡邻道:“一时三刻为多长时间!”王闻道说:“立时就下”。乡邻道:“你吹!”王闻道说“我就吹!”就在闻道所说吹还没落地时,天上的雨劈里啪啦已落了下来,这一场雨直下的瓢泼遍地、沟满壕平。后来人们说是王闻道祈求来的雨,但王闻道一笑说:“不能那么讲,那是乡亲们的造化!”

又一年,某乡邻丢了一头牛,来找王闻道,王闻道焚香问事说:“你这头牛是一头黑底白花的大牛健子,独耧独耙,是昨天晚上半夜时让一瘦人偷走的,现正往东走哩,已到了广宗境内,往东南追,现在追来的及。”那人即按闻道所说前往追撵,果然在广宗荆家寨撵上了那头牛,且偷牛的瘦子正在与肉锅上的掌柜勾手谈价,几欲出手。乡邻人赃俱获,甚是喜欢。人们后来争说王闻道是神仙。

还有一年,王闻道传拳布道到河南开封。中原腹地,人才济济,可王闻道一出手即震住了那里的一方人烟,原因是王闻道一到那儿,即在大街上见到了一张官府悬赏求医的布告,王闻道根据自己所见告示的年、月、日、时推算出此病可医!于是上前揭下了布告,一旁看布告的家丁,当即带他到了官府,原来是当地府衙的府官母亲得一顽症,经当地多少名医医治均不见效,已到了日落西山、气息奄奄的地步,王闻道望、闻、问、切,实地察验后,又静手焚香断事,看出该老妇人所得之疾系由肾脏引起,即写出打油诗曰:“此病没啥了不起,皆因肾上有顽疾;饮食节制少鱼肉,八尺绿被盖身体;少则半月见疗效,多则三月是为期;届时起居都应时,儿孙自然绕您膝。”这知府大人看着这似诗非诗、似药亦又不是药的打油诗苦笑了一声,道:“照王先生之意去办。”孰料那老夫人家人照王闻道所说办了之后,到半月时即大有起色,到两个多月时竟然凤体全康。这一下王闻道名声鹊起,八方大震,官家民间都知道了他的功夫了得。

在武场当中也有几件事广为人们传颂。

说的也是在河南。王闻道在给开封府官尹老大人诊病断疾之后,即在开封大街上挂出了“三师堂”的牌子开始行医,某日正稳坐药堂给络绎不绝的人看病疗疾时,忽听街上人声鼎沸,吵吵嚷嚷,王闻道看时只见一帮小伙正在围一妙龄女郎百般调戏,心中自然怒火中烧,一个箭步跳到街心,手掌轻轻一挥隔开了那帮坏小子。领头的一看有人找事,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拳,王一闪躲了过去,那小子接着又用黑虎掏心的招式攻击王闻道,王闻道看出来者心黑手狠,故不再退让,迎着来拳上去“啪”的一声扣住了来者的手腕,只听那小子“哎哟”一声,颓然倒在了地上。一旁的众人一轰而上,开始向王闻道攻击,王闻道不慌不忙,三拳两脚即将一帮徒众打了个东倒西歪,使少女得到了解救。那领头闹事的流氓一拐一瘸地道:“姓王的,你候着,咱们晚上见!”王回一声说:“好,晚上我候着你!”

待王闻道回到就医看病的现场时,人们说:“王师傅,您可惹下大祸了,那小子的师傅是少林的一名恶憎,武功高强,甚是了的,经常聚众闹事,肯定还会来找你的。”王闻道只是微微一笑未再吭声。

一天没事,两天没事,到了第三日的晚上,王闻道听得外面人声吵闹,开门一看,街上灯笼火把一片通明,叫喊最凶的正是那天在大街上挨揍的家伙,再细一瞧,见一胖胖大大、面目狰狞的大和尚正双目炯炯地盯着自己。王闻道双手施礼说:“那天的事情多有得罪,还望海涵,再说夜深人静,吵吵嚷嚷又会骚扰乡邻,有怨有仇咱们明天再说吧。”说罢欲掩其门,那大和尚大声吼道:“妖医休走,哪有无故伤人,自己逍遥之理!”说着已到了门前,且人到拳到,王闻道急忙躲闪,那和尚收不住拳,“哗啦”一声将门打了个窟窿。这一下刺激了一同前来的徒众,二十几人呼啦啦拥上前来。俗话说好汉打不过村庄,猛虎斗不过群狼。王闻道见势不妙,即轻一提气纵身跃上房去。和尚不知王闻道的轻功如此之好,即也施轻功追了上去。两人在房上你打我闪,闪转腾挪,蹿房越脊,如履平地,街上的众人虽然在灯笼火把中看不太清,但也听出房上打得热闹。一忽儿和尚气呼呼跳了下来:“跑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用手一指门檐下的门匾道:“将那牌子给我拿下砸碎。”随即有一小徒纵身跃上欲摘牌匾,但不知何故手刚挨着牌匾,即“哎哟”一声跌了下来。白天闹事调戏民女的那小子见状,纵身跃上但同样跌落尘埃。大和尚不明其中道理,但已知道那扁悬挂处绝对有玄机、有秘密,轻咳一声道:“真没用,待为师前来!”说罢欲纵身跳起,就在此时,房檐处轻轻飘下一人,用食指点住了大和尚穴位道:“蹲下!”和尚不由自已地蹲到了地上。众人一看大惊,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王闻道。王闻道用左手指点着“哎哟、哎哟”叫唤的和尚,右手指着一帮歹徒道:“你们的本事跟你师傅如何!谁敢上来,跟他一样下场!”那帮人见状,呼啦啦跪了一地:“师傅饶命,师傅饶命。”不知是说王闻道饶其师傅的命,还是让王闻道饶他们的命。王闻道用手一点大和尚,大和尚一声“哎哟”,王闻道说:“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以后再不许胡做非为,殃及百姓了。”大和尚连声说:“不敢了,不敢了。”众人也磕头捣地随声附和着:“不敢了,不敢了。”王闻道方才罢手。自此,“三师堂”的名字在开封打响,在河南打响!有顺口溜曰:三师堂的牌子硬,再大本事不管用……

后来的日子里,“三师堂”的牌子又在开封挂了不少时日,但疗疾看病者却越来越少。原来自那晚王闻道一指屈了大和尚后,次日天未明即打点行装回了故乡。他不是怕了歹徒,更何况歹徒们一个个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是个喜欢静处、清心寡欲之人,他担心日后那些个小混混再来捣乱,故尔回了故乡。寂廖一时的故乡“三师堂”在他回来后又风声水起了,学文的习武的,寻医的看病的,整天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某日,“三师堂”门前来了五位僧道之人请求拜见堂主,下人报后,王闻道出门相迎,用目一扫,见个个面带凶像,即知来者不善,且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再一细想,岂不是河南开封少林寺的那位恶僧?尽管如此,王闻道还是以礼相迎,以礼相待,将众僧引入堂屋,献上了香茶。但这帮僧众却说:“茶不吃了,久仰‘三师堂’的大名,到此只是化些斋钱、斋饭而己。”拒不吃茶。那时节天才刚过辰时,不到午时即要吃饭,显然不合情理,但王闻道仍耐着性子吩咐下人备些饭菜,且多备素食送了上来。那帮和尚却道:“酒肉穿畅过,佛祖心中留,我等一众皆不食素斋,还是上些酒来吧!”王闻道又让人打了酒来,但僧众又嫌酒杯小,坚持要用大碗。王闻道说:“我梅花拳中人素来不主张饮酒,更不允许酗酒,我只能以小杯相待了!”岂料那僧头端起碗来一饮而尽:“不劳奉陪。”说罢用手将碗片往下轻轻一按竟然将桌子按了个大窟窿。王闻道微微一笑,手掌往下一按即在桌上留下了清晰的五个指印和掌纹。一帮人见状,自知内力与王闻道相差甚远,相互看了一眼道:“领教了堂主,告辞。”说罢起身往外就走。王闻道说:“河南开封的师傅是否留下!”河南开封少林寺的师傅岂敢再留,也不搭话,急慌慌先跑了出去。王闻道说:“恕不再送,还望各位为‘三师堂’传个好名儿!”

原来是自那夜的事情之后,开封少林寺的那位恶僧一直耿耿于怀,在少林寺找不到臭味相投的,于是又跑到山西五台、湖北武当找了几个人一起来寻仇,却被王闻道一掌吓走,这自然也为“三师堂”传了名。

王闻道活到76岁,得一急病而亡。死前对家人说:“我早已选了一块坟地,名曰‘三师堂’,意即这块坟地要三辈出三代梅花拳的师爷,谁都不准动,望照我自个说的去做。”即撒手人寰,乡邻人们才知“三师堂”却原来典出于此。

王闻道过逝时,其师傅李进有尚在世间,得知消息,匆匆赶来,亲自审视察看了“三师堂”的位置,且把了向口,而后长叹一声曰:“英年早逝,可惜呀,所葬之地也就仅仅三代!”

王荣贵继承“三师堂”

王闻道先生故去时,其子王荣贵年仅15岁,该子眉清目秀,胆小腼腆,让人一看就不是练武的料儿,人们纷纷说:“‘三师堂’恐怕从此就没戏了。别说这个坟地出三个师傅了,就是两代师傅也够呛!”

可谁知王荣贵自从父亲王闻道过世后,却像变了一个人儿,硬是跑到数里之外,拜了东田庄的王立甫为师,认认真真地学起了梅花拳。

人们不仅要问,王闻道一代宗师,在世时就没教过孩子学梅花拳吗?殊不知,梅花拳虽有时也称父子拳,但梅花拳里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父不传子。尽管父子都可能是梅花拳宗师,但子绝对不会是父亲的徒弟。原因是习练梅花拳太苦了,若由父亲教授儿子练该武艺,碍于父子情深的缘故,父亲是舍不得让儿子受这个苦的,而“宝剑多自锋利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受不了这个苦也就练不成多高的武艺。故王闻道在世时就没教过王荣贵一点梅花拳理。

王荣贵所拜师傅王立甫是与王闻道、王法圣、王河清齐名的一代名师,不但在平乡梅花拳界享有盛望,且曾走南闯北,兼习了各武术流派,思想活跃,反映敏锐。他本人此前就与王闻道私交不错,又看王荣贵是一可塑之才,故教起徒弟来自然下劲,而王荣贵又感自己父亲名声在外,若从自己这一辈辱没了“三师堂”的名声,无脸面对先人,学起来也认真,故不几年就学得像模像样,文武俱佳了。王立甫自是十分欢喜,人们对王荣贵亦是啧啧称赞。“三师堂”前自然又恢复了原来的车来人往,“三师堂”的名字亦愈来愈响了。

王荣贵出师的那一年,年方20岁。就在这一年有人提亲,说的也是一习练梅花拳的女子,据说还是长得面目矫美、十分标致。王荣贵母亲是一封建家庭妇女,自是谨遵三从四德的教诲,即对其子道:“如今已没你父,你可与你师傅商量。”这王立甫听说是习练梅花拳的,自然十分高兴,即与亲友商量择吉日与荣贵完婚。所择吉日是一个冬天,艳阳高照,风和日丽,人们热情洋溢,争相观看,一派非常喜庆的场面。但将进村时,花轿险些落地,使人们吃惊不小,但也让人见识了王荣贵的武功。原来,那时结婚,都是骑马坐轿,即新郎官要披红戴花骑一高头大马前往迎娶,新媳妇则坐在披红挂绿的花轿里由四人抬着紧随其后。娶媳妇是个喜庆事,也是个热闹事,抬轿的往往好和花轿里的媳妇嬉戏取闹。这事儿的发生就出在抬轿的闹新媳妇上。那天,花轿一进村,看热闹的人即你拥我挤地争相观看,抬轿的小伙子们也来了精神,齐声喊道:“大花轿,颤悠颤,我们抬着个花容艳,颤颤悠悠大花轿,扇得新人往里尿。”说着压住步子,扇起轿子,轿子这一扇,立时引来了人们的一片喝彩声,越是喝彩,轿子随着锣鼓点、喝彩声扇得越急。坐过轿子的老人都说,一般人顶不住这轿子扇,何况今儿这情景直把个新娘子扇得在轿里头晕目眩,口吐黄汤。无奈之下,新娘子在轿里使了个自己在家曾练过的“千斤坠”,这一来不要紧,轿子立马停止了扇动,且轿杆“咔嚓”一声折断了。恰在此时,喜气洋洋的王荣贵扭头望见了这一幕,他“嗖”的一声从马上跃过众人直扑花轿,就在轿子将要落地之时,一手抓起了轿中的新娘子,复又一点轿杆俩人一起跃到了马背上。这个动作之快,疾如闪电,让众人看了个眼花缭乱,目瞪口呆,四个轿夫方长长出了口气瘫坐在地上。原来在这一带有一个讲究,即结婚这天,新娘子不许沾地,也就是说上轿前在炕上坐着,上轿时则有人抱着或红毡铺地从屋里走出而后上轿,或由新郎将新娘抱上轿,到新郎家时亦同。若新娘子沾了地则予示着一辈子不吉利。用老百姓的话说是新娘子沾了地,一辈子都晦气。故才演出了刚才那一幕,此幕倒也让人们见识了王荣贵“三师堂”的武功。

王荣贵武功了得,文场的功夫也不弱。某年夏天,暴雨如注,一连下了七天七夜,平地里的水都有齐腰深,更有人们传说距王杨村很近的滏阳河已水溃河堤,不日即将该村淹没。大雨中人心慌慌,几欲外逃。王荣贵在潮湿天好不容易找到了火源,焚香断事曰:“不要着慌乡亲们,今天夜间雨要停,接下来将有半月无雨,今年秋天还是个好年景。”果然那雨下到半夜时停了下来,以后又是半月的好晴天。雨水下去后,人们又辛勤打理庄稼,那年收成比以往都好,人们都说王荣贵断事如神。

王荣贵一辈子没出过远门,这原因是他文武俱佳,本村的活多得就做不完,再一个是他脾气好,谨遵梅花拳训,进道不推,跳道不拦,在当地收了好多徒众,需他授艺。某年,其师王立甫在山东所收徒弟前来平乡找王立甫,路过王杨村,恰遇王荣贵在一大杨树下习练梅花桩,只见他瞅着一丈多高的杨树上的正在鸣叫的金蝉说了声“你下来吧!”那金蝉即应声落地。直把个以牛中长为首的故城郑口一伙人看得目瞪口呆,随即上前搭话,方知王荣贵亦是王立甫之徒,牛中长欲要拜师,王荣贵说:“同是一师之徒,你再拜我,岂有此理!”百般推辞。牛中长道:“梅花拳倒卷帘,徒弟反把师傅传。”这是道规,你有所长,你就是师傅,硬是拜下王荣贵为师。牛中长这一众在王杨村与王荣贵学艺一学就是数月,故一到故城郑口,梅花拳弟子们都会说,我们的师爷是平乡的王立甫、王荣贵。

其实王荣贵一生中就没去过郑口,他一生做了不少好事、善事,活了66岁,岁数不及其父,人们说到他活的岁数小的原因时,说王荣贵多看香断事,泄露的天机太多了。但王荣贵毕竞撑起了“三师堂”的门面,使人们不再怀疑“三师堂”。

王山根延续“三师堂”

王山根,字通普,号老通,系梅花拳第十二代宗师,王闻道之孙,王荣贵之子。王荣贵过世那年,他已21岁,但就梅花拳的文武之道,充耳不闻,一窍不通,眼见这“三师堂”之名就要废掉,“三师堂”之说就将成为虚妄,但在王山根26岁那年发生了一件事,又改写了这个现实。

那一年的某日,山根的叔叔从其家中搬走了“三师堂”的老爷桌。理由是山根老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且不谙梅花拳之道,要文场里的这张桌子没用。所谓“老爷桌”其含义就是梅花拳文场焚香断事的案子,他既是梅花拳的象征,又标志着你这盏灯在梅花拳中的地位。王山根看到已在自己家中呆了两代的“老爷桌”就这样被搬走,心中自然气愤不已,于是前去找叔叔理论,欲想将桌子要回,怎奈,虽然他人高马大,年轻力壮,但到了叔叔跟前却被叔叔三拳两脚打翻在地,原来他叔叔也是练梅花拳的,其功夫虽不及王荣贵,但也不是等闲之辈。王山根一气之下,发誓要练梅花拳,于是就去了山东郑口,找王立甫师爷和父亲王荣贵所教过的拳场去学习。不料到那儿以后,人们看他傻大笨粗,一脸愁像,人家都不愿意收他为徒,无人教他。王山根是下了决心了,不愿教,我就不走。你们干活,我就干活,你们练拳,我就比猫画虎地练。就这样一年下来,虽然没学会梅花拳,但比原来在家时也长了不少力气。第二年正月里,山根在郑口拳众亮拳时,照样出现在了拳场,郑口师傅们看到这孩子虔诚,又念及师傅王荣贵的面子就将他收做徒弟了。一年下来,山根自觉长进不少,年底回家时拐到了县城叔叔所开的贸易货栈,他叔叔见到山根多远就喊:“你小子是不是学了两手,想来试试。”那山根正想找他算账,上前就是一拳,叔叔拉开架势,没几个回合就将山根放了个跟头,山根气愤不过,过罢年又去了郑口。这第三年,山根已不再仅仅是学拉架子了,而是学起了实用套路,由于用心刻苦,到年底师兄弟们比武时,王山根得了个第一名,师傅唤他到跟前说:“山根呀!你明年就不用再来了,你已出徒了。”山根学拳则上了瘾,慌忙跪下央求师傅明年再教,怎奈师傅说:“你真的不用再来了,你即便来了,我也没得教了。”山根只能怏怏回了平乡,再次路过叔叔的货栈时,山根主动找到叔叔要求比武。他叔叔用眼撩了一下他道:“就你这样,才练一年能有啥出息?”说着朝山根“噗”的一拳,山根不躲不闪,大巴掌迎拳而上,只听“咔吧”一声,叔叔“哎呀”一声倒在了地上,叔叔可不是梅花拳的高手,也是三脚猫功夫,搬“老爷桌”只是想气气山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的意思,见山根功夫练成了,自然也就让人把桌子送还了山根处。

尽管“老爷桌”送了回来,但山根一辈子也没烧过香、问事或断事,有人推断说他可能汲取了自己父亲的教训,也有人说山根的脾气就是厌文喜武,反正是王山根一辈子只习武不习文。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年四季,经久如常,武功真可以说到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王山根第一次出山是在民国年间。当时,军阀混战,盗窃成患,驻在武汉三镇的一个将军家中失窃,被盗财宝价值超亿,已知盗匪下落,但出动了一个加强连的上百人卫队,均遭歼灭,碍于案件个人隐私,又不方便上报,探得王老通乃一武林高手,故差人远道相请,并答应事成以后重金酬谢。王山根接这一案后,邀一朋友共赴武汉,去后方知,此案乃三个飞贼所为,此三飞贼现住一民宅之中,个个身手矫健,且人人都带有手枪,还百发百中,弹不虚发。得知这些情况后,王山根即与友一起前往探听虚实。带路者将他们领到飞贼住处时,天色已到了掌灯时分,王山根稍事盘横,房前屋后察看了情况,再返院中时,飞贼屋中已点起了灯,山根用舌尖添破窗纸,定睛往里观看,只见三个飞贼正盘腿坐在炕上喝酒自娱。山根招手让友近前,附耳低语了些什么,随即悄悄返回门口猛踹屋门,同时山根一跃破窗而入,上前一手一个摁住了两个飞贼,可惜另一个身手很好,见山根进屋,翻身一跃从天窗逃了。那督军见只抓住了两个,匪首逃窜,甚是不悦,只稍稍给了山根两人些银钱打发了他俩,山根从那贼的反映敏捷、动作之快亦知道了天外有天,随即与友商量返回了故里。

翌年,由于年景不好,王山根与人一起去东北大连拉大锯,那个年代,贫穷的平乡人,多数以拉大锯、淋硝盐为生,王山根干的只是其中一种。某日,拉锯闲暇时,王山根与人一同前去游玩,在过一小桥时,见几个日本兵像猫逗鼠一样,将中国人一个个扔入水沟,然后哈哈大笑,山根看了气愤不已,上去即与一日本兵交手,不一会儿就将日本兵扔入了沟中,其余几个日本兵见状大怒一拥而上扑向山根,这山根稳扎马步,左一拳右一拳将日本兵纷纷打落入水。这一下惹怒了日本的一个少佐,他吹了一声哨子,军营里又跑来了二十几名日本人,有的还荷枪实弹,大有一触即发,大打出手之势。多亏了一个中国翻译官叽哩哇啦对日本军官说些什么,而后那官佐又向日本兵哇啦了些什么,那帮军人纷纷放下枪支列起了队伍,翻译官又将山根唤到跟前说:“日本人要与你比武,就在这个小桥上,落水者算输,你敢吗?”王山根笑了笑恨恨地说:“有何不敢!”接着就在桥中间扎住马步,就等日本兵的依次进攻,日本兵上来了,一个上来打一个,两个上来打一双,就这样一直把来挑战的27个日本兵一一打落水中。好在那时的日军刚侵入中国不久,全面抗战亦未展开,故日本兵不但没有谴责王山根,反而在翻译官的劝说下力邀王山根到军营里担任武术教练,王山根假装答应,遂于当晚连铺盖卷都没顾得拿即跑回了老家。

王山根回到老家后,呆了几个月,见家中仍是衣食无着,于是便向西走一路打零工,一路去找长远的活计。待走到邢台拐角村时,见到了一则招募长工的广告,就揭榜报了名。这家财主名叫罗彩,家有良田26顷,见山根人高马大,膀宽腰细,知其必定有力气,就收下了他。他在这里靠种植黄瓜的技术做起了长工,一干就是数年。这几年间,山根发现掌柜的是一个酷爱武术并苦心孤意想把孩子培养成一代名家的主儿,但山根认为梅花拳是庄稼拳,是穷人的拳,不想出手教这个富家子弟,故一直没有露手,可罗彩每年的腊月二十八九都连续举办武会招募武师,为其儿丑子选贤,藉此几乎都快把26顷土地卖光了,也没教成丑子,于是山根说:“我来试试如何?”财主看了会儿自己这位长工哈哈大笑,笑毕道:“你!你会武功?”山根点点头,环视四周一眼,健步走到一对石狮子跟前,一手一个,看不出费劲,即稳稳举了起来。掌柜的见此,一惊一喜继而哈哈大笑,道:“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啊!快请!快请!”说罢将山根请入上房,令下人呈上酒菜,边吃边喝,让丑子磕头拜师。自此,丑子在山根的日夜教练下亦成了梅花拳的一代宗师。

自在邢台将丑子教成出徒后,山根就去了北京、天津闯荡,还到过上海、南京等地,每到一处都富有美丽的传说。特别是二00一年春节,正月16日,山西左权一帮拳友前来平乡寻根祭祖找师傅时,听说王山根是王杨村的,找到山根墓地痛哭嚎啕,长跪不起,甚是感人。二00一年四月,平乡一帮梅花拳爱好者又回访了山西左权,在那里听到了许多有关山根的传说,那里还有梅花拳大师王山根祠,只要是打拳卖艺的都要到该地祭拜,否则是绝不敢撑摊亮拳的。回访者说:“那里的梅花拳练习者绝不亚于梅花拳故里的人,一招一式均打出了梅花拳的威风,一招一式均透出了山根师爷的仙风。”据年初时来访的人说:“为什么我们到现在才找到师爷祖籍?我们早些时日曾到过河南、山东的梅花拳圣地,但均打听不到师爷此人,原来师爷在那儿教拳时只说是山东的(太行山),原来却是平乡县。”山根离开左权时曾说,我好几年没回家了,去去就来。谁知他回家后赶上了群众分地,家中老母病危,故就没有再回山西。之后在老家耕田种地,到一九五一年仙逝。他没有留家产,没有留子孙,后来只是他的一个外甥继承了他的遗址,并又从邢台学会了他传到那里的跌打损伤、接骨疗疾的药方。

在王杨村村南两华里之处,我见到了“三师堂”墓地。这里现在看上去几乎与其他土地没什么两样,差异只是墓地路边立有约一米高的路头碑。上写: 平乡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王山根之墓

平乡县人民政府        

                            二OO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公布

碑的背面是王山根简介:王山根(1884—1951),字通普,号老通,梅花拳第十二代传人,平乡县王杨村人,王山根武艺精湛,武功高深,一生行侠仗义,广授门徒,名满河北、河南、山东等地,曾多次协助官府抓捕强盗,人称“铁手神臂”。

跨过小路沟,再往西行穿小杨树林200米,可见三通墓碑,最上首的碑系王行远之墓,碑文曰:王公行远墓表,公讳闻道,字行远。姓王,平乡县王杨村人氏,自幼性情忠厚,臂力过人,以前代世业拳艺,就师习刀、枪、剑、戈、矛等物,随手持舞,无不洒脱……后边之字因年代久远,风雨剥蚀而脱落,最后是:光绪十三年十月吉日立。

王荣贵的墓碑碑文更为简单,可怜一代宗师,只写了个:梅花拳第十一代宗师王荣贵暨孙氏之墓。

最下面的王山根之墓,碑文如路头碑一样,只是碑上多写了个“流芳百世”之字。王荣贵、王山根墓碑的落款时间均为公元二零零七年清明重立。

看完“三师堂”墓地后,我思绪万千,躇立良久。近处公路上车水马龙,机器轰鸣,远望夕阳西下,落叶飘零,再看脚下原野静谧,一派田园风光。我耳畔似又响起了“三师堂”一代宗师们仗剑长啸或阵阵拳风。这是,原来这就是人世间啊!

我重返地头小路时,又见到了“平乡县文物保护单位王山根之墓”时,突然感到有点别扭,这里如果树起一块“三师堂”的墓碑又当如何?面对我们大力拯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今天,这一墓碑是当时决策者的疏忽还是失误呢!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